花泽

就是一个自己存存照片吐吐槽的地方

【授权翻译】【盾冬】If Only You Could See Me (完)

Joan:

原作者:bitelikefire (theoleo)


 


原文链接:if only you could see me (for the pie that i am)


 


授权及前文:【1】 【2】【3】【4】【5】【6】【7】


 




 


-----


Steve有八个未接电话和五条短信,都来自Bucky。


他把前四个未接电话转到了语音信箱,然后在Sam的强烈建议下,干脆关掉了手机。但是他看了那几条短信:


Bucky 6:03pm: Steve,接电话。求你了。


Bucky 6:06pm: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搞砸了。求求你接电话。


Bucky 6:10pm: 求你让我解释,Steve。


Bucky 6:14pm: 求求你了。我知道自己搞砸了。求你说点什么。


Bucky 6:17pm: 真的非常抱歉。




他们本来计划了一个男人之夜,打打桌球什么的。但是。


“你知道我们可以不玩这个的。”


Steve摇了摇头,朝球杆靠下去:“不,我没事的,Sam——”


“你显然有事。”


“我们计划好——”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兄弟——”


“而且我也不想让他毁了我们的夜晚——“


“好吧,”Sam说,他用的是Steve再熟悉不过的“让我们明说了吧”的严肃语调,“我现在可不买你的帐。我再问一遍,你想回家吗?”


Steve闭上眼睛,用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是的。”


“好吧。”Sam温柔地说。Steve在心里好好感激了一下上帝,幸好他还有Sam Wilson。


 


回家的路上弥漫着安心的沉默。Steve靠着车门,窗户开着,好让他可以呼吸。


他把手机从前襟口袋里拿了出来。


“Steve,”Sam开口了,Steve摇了摇头,打开了手机。过了一会儿,手机被启动了,然后是“滴”的一声,又一声,又一声。全部都是Bucky——不,James,他在心里又提醒了自己一遍,是James打来的,还有一条来自Natasha。


他小心地避开了James的短信,点开了Natasha的那条。


Nat 10:26pm: 我知道这其实不关我的事,但是我不管。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不管你为什么这么做,你都错了。听听他的解释。


Steve苦涩地笑了笑。


“你要给他打电话吗?”Sam瞥了一眼Steve。


“我觉得是时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这样才公平。”Steve说,打开了收音机。车厢里响起了轻爵士。


 


他们到家的时候,看到Bucky正坐在他的公寓前。


Bucky看到了走廊里的他们。Steve停了下来,他看上去好像哭过了。


“你想要处理这个吗?”Sam平静地问他,Steve低声说了句“是的”,他点了点头。Bucky站了起来,在Sam走到门前时闪到一边去,后者打开了门,没有跟他打招呼就走了进去,门在他身后咔嚓一声关上了。


Steve不知道自己还剩多少自制力,但他尽量把剩下的聚集起来武装好自己,支撑着自己朝Bucky走去。“Steve。”他吸了吸鼻子。


“你怎么进来的?”


“我等有人出来了才进来的。”Bucky喃喃道,他还穿着那套正装,但是前襟的扣子散开了,领带也松松垮垮的差不多已经快要解开了。他的眼睛浮肿着。Steve不确定到底哪个更让他难过。如果它们还能让他难过的话。


“Steve,”他又开口了,“我不——”他拨了拨头发,像是紧张时总会做的那样,“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从真相说起怎么样?”Steve回他,为自己声音里的强硬感到自豪。


“我来道歉——”


“没错,我看得出来。”


“不,我说的是之前。”Bucky说,他看上去筋疲力尽,“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的脸皱了起来,舔了一下嘴唇,“正式的第一次见面。我一直听Natasha说我对你的态度有多么的糟糕,我知道她说的没错。所以我就打算去你店里,跟你重新开始,想因为我一直以来像个世界上最大的混蛋的态度向你道歉。但是然后——”


“你选择对我隐瞒,觉得也许把我骗上床可以好好取笑一番,作为福利?”


Bucky看上去就好像Steve刚刚捅了他一刀。可能也没什么区别。“什么?不,不是这样的,Steve。我只听过你在电话里的声音,而你听上去总是气呼呼的——当然你完全有理由对我生气。“当Steve生气地开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Bucky加了这么一句,“但是,你就站在那里。微笑着,身上沾着粉色的糖霜,还有……”他脸上的表情因此亮了起来,就好像记忆里的这一幕又投射到他的眼帘后面,像是他又看到这一幕一样,“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人。”


Steve非常非常非常想让Bucky不要再说下去了。但是——


他的双手插在头发里,眼睛紧紧看进Steve的眼睛,无法移开:“我必须得认识你,Steve。我必须。但是你得明白。你讨厌我。我知道,操,我该死的知道如果我告诉你就我是James Barnes,”他恶狠狠地吐出自己的名字,就好像这是什么垃圾,“我就永远不会有任何机会了。我就会失去你了。”


“所以你就对我说谎。”Steve又重复了一遍,他拒绝屈服,拒绝屈服于自己脑子里‘他说的没错,你会这样的’的声音。


“如果让我在这个和永远也不认识你,永远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之间做选择?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知道这有多糟糕,操。”Bucky扯着他的头发,Steve都有点诧异竟然还没有被他扯下一片来,“但这是真的。”


Steve双手交叉着环在胸前,让它们像是什么屏障置于两人之间。太多了。“你曾经打算向我坦白吗?”他平静地问。


Bucky用力地点了点头:“我想过的。我发誓,Steve,我想过向你坦白的。每一天我都想要告诉你,但是每一次我都退缩了。你让我太容易忘记这一切。我常常会忘记自己是谁。”他一只手按在胸口上,睁开眼睛,无比真诚地看着他,“但是我又不断被提醒,我曾经把你的生活变的多么痛苦——你因为我差点要打破自己的头骨——我不值得。我配不上你。”


Steve因为发生在他眼前的一切而有些晕眩。在走廊里的这个晚上。“这就是……你为什么……”他含含糊糊道。


“我他妈的就是个胆小鬼,Steve。每次你靠的太近的时候,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得向你坦白,然后我就会失去这一切。就像我现在在失去你一样。”他说,仿佛因为这些话而变得支离破碎,他的眼睛湿润了起来。Steve没办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但是你得知道,Steve。”Bucky低声说,试探地想靠得更近一点,他抬起手像是想要触碰他,“我本来不认为这可能发生的。我不停地在心里给自己找借口,但到最后,我开始想象自己未来的人生,一个有你的人生。每一次都是这样。想到你要离开我的生命,我就没办法——”他又停了下来,说出的话一次比一次艰难,他不得不吞咽了一下,再次张口,“我就是一个自私的混蛋。我知道这不对,我知道我搞砸了。每一次我快要向你坦白的时候,我就会害怕,我想要所有的你。Stevie,我爱——”


“不要,”Steve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拜托,不要说。”他没办法再听下去了。他该死的不能呼吸了——


“Steve。”他恳求他。一个垂死之人绝望的哀求。


Steve进了公寓,关上了门,靠在门后。Sam站在那儿,可能听到了他们所有的对话。


“我很抱歉,兄弟。”


Steve几乎没意识到自己在流眼泪:“我也是。”


 


-----


接下去的一个半星期,Steve的生活失去了色彩,糊成了一团。


他又回到了日常的生活,那很容易让他无暇顾及其他,他让自己的活动范围限制在蛋糕店后面,把前面交给了Peggy(连看到柜台上的柠檬方砖都让他觉得疼痛),就只是不断地做着各种甜点和咖啡。他和Natasha和Clint之间的交流变得极其专业。基本上就只是问题和确定。


Steve在厨房里做着芝士布朗尼,虽然他应该在一个小时之前就下班了,因为这个甜点做起来太简单了,很容易让人变得麻木。但这正合他意,他机械地拿着橡胶抹刀在巧克力馅料里搅拌着,把白色的芝士蛋糕混合慢慢混了进去,就像是在做什么设计。他甚至都没注意到Peggy走进来,隔着金属工作桌坐在了他的对面。


“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换班的。”她说,“如果你要把自己困在这里,那还不如顺便赚点工资。“


“你用不着一直来看我的情况,Peggs。”他有些暴躁地说,把抹刀放进了最近的水槽里。


“那你也用不着表现得像个小孩子。”她听上去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觉得受到了冒犯,Steve抬起头看向她,她长长的棕发在头上挽成了一个髻,“他没有来,如果你是在躲他的话。”Steve忽略了胃里的一阵痉挛,他甚至都没打算出言否认。他确实是在躲他。“那就好了。”


Peggy摇了摇头:“这不意味着他就少在乎你一点了。他可能和你的感觉一样糟。“


“这么说你站在他那一边了?”他知道自己听起来什么样,但他还是说了。


“不,你这个白痴。”Peggy带着一抹温柔的微笑说道,“我站在你这一边。永远是你这一边。”


“你之前知道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


Peggy叹了口气,想了一会儿:“在你说他的名字取自一个总统的名字之后,我有一种感觉,然后是他有时候的奇怪反应。但这种可能性太小了,我也没有仔细想过。”


“那你会说吗?” Steve目光无波地看着她,“如果你确定的话。“


Peggy看着他若有所思,Steve屏住了呼吸。“你还在生气吗?”


Steve摇了摇头,好一会儿没有讲话。“我觉得自己像个白痴。”他说,他真的应该把这团布朗尼混合放进烤箱里了。


她微笑着看着他,甚至带上了点悲伤的神色。然后她站了起来,解开了身上的围裙:“我要回家去了。你就干完接下去的两个小时吧。也许会对你有好处。”


 


鉴于Steve的人生就是宇宙最残忍的一个大笑话,他才刚在柜台前站定十分钟,就看到Natasha穿着牛仔裤和背心悠哉地走了进来。


“在你开口之前,我来这里的唯一原因是我受够了要一直避开这里,而将就着喝烂透了的咖啡,所以请给我来一大壶咖啡。收起你的闷闷不乐。”


Steve闭上嘴巴,眯起眼睛,又开口打招呼道:“你也好啊,Natasha。”


 “饶了我吧,我已经受够了睾丸素带来的戏剧效果了,这一辈子的份额都用完了。”她冲他挥了挥手,Steve以超出平常的速度给她煮了咖啡,如果这能让她尽快离开这里的话。


 在找钱给她的时候,她开口了:“虽然他把事情搞砸了,但是你表现得更糟糕。”


Steve可以感觉到愤怒的火花顺着他的脊柱往上窜:“去你的。”这句恶狠狠的话把Steve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没有资格这么说,她不知道。不知道——


但是Natasha看上去并不是很在乎,她转身朝门口走去,嘴里嘟囔着:“честно, чертовски идиоты(说真的,真是该死的白痴)。“




Steve花了整整三天时间酝酿,才问出了那个问题。


“我是在不讲道理吗?”


Sam和Sharon停下他们关于电影之夜到底应该看《律政俏佳人》还是《选美俏卧底》的争论,两个人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看向坐在旁边沙发上,抱着膝盖的Steve。


那个眼神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这真不是我们该说的。”Sharon开口了。


“别这样。”Steve说,他需要听这个。他需要知道这个。


“好吧,我不要第一个说。”Sam举起双手,Sharon朝他翻了个白眼,转向Steve。


“Steve,你完全有理由生气。你什么都没有做错。”Sharon说,Sam在一旁点头表示同意,但Steve听得出来接下去的转折,“但是从你跟我们说的话里,要忽略Bucky说的道理也是挺难的——别,是你自己要听的,那你就给我听着——”Steve张开的嘴巴又闭了上去,“你想让他说什么呢?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James Barnes,是你想要揍一拳,差点让你因为睡眠不足而疯掉的老板。没错,哦,另外,你愿意有空的时候和我去喝杯咖啡吗?”Sharon张开双臂,“没错,他本来应该对你完全坦白的。我们都一致同意这才是对的。Steve,你是圣人,但是你真的认为,如果他这么做了,你和他之间的关系会有进一步的可能吗?”


这是个诚实的问题,Steve内心深处知道她是对的。他从两个星期前Bucky那么说的时候就知道了,他想起他那时红着眼睛为自己辩护的样子:你讨厌我。我知道,操,我该死的知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是James Barnes…… 


他恶狠狠地吐出他的名字,就好像对自己和它之间的联系深恶痛绝。就好像是Steve让他讨厌自己,如果有可能的话,Steve觉得他那颗已经被摧残得够呛的心脏又开始自我鞭笞了。


Sam最后说话了,他总是充当那个理性的角色。他的声音温柔:“我知道你觉得自己被玩弄了,兄弟,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感觉糟透了,我懂。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也要气死了。作为James Barnes,他毫无疑问毁掉了和你的任何可能。但是作为Bucky?”他耸了耸肩,“那家伙不想再冒险了。他真的很爱你,我们都看得出来,我知道你也看得出。如果这里面有什么东西是真的,那就是这个了。这不是一个谎言。”


Steve马上闭上了眼睛,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在摇头:“不,不,他不爱我。”但是我爱他。我太爱他了。


(Stevie,我爱——)


 


-----


苹果派尝起来太一般了。


Steve把它从菜单上撤了下来。


 


差不多在三个星期之后的一天,他正在公寓里。 


Sam在开家长会,Peggy拽着Sharon去一个叫Howard的男人在家里开的泳池派对了。Steve作为Peggy的朋友也受到了邀请,但是他拒绝了,反正绝对不是因为他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因为他要为明天早上的W.A.S.P(*美国的一个重金属乐队)风格的退休派对做修女泡芙和贝奈特饼。它们都已经制作完成,放在外面晾干了,等他把它们放进烤箱后,Steve就噗通一声坐在了厨房的凳子上,疲倦地叹了一口气,准备发一条预计完成时间的短信给Clint——


有一个未读邮件提醒,Steve的肺不由自主地缩了起来。他打心底里知道,尽管可能性很小,完全可能是其他人发来的。


Steve打开了它,他的呼吸卡在了喉咙里。


jamesbarnes@gmail.com


To: Steve Rogers steveng.rogers@gmail.com


我知道我毁了所有的一切。但这是真的。所有都是真的。我会一直爱你。


James B. Barnes.


Steve把脸埋进了手掌里,有些哽咽,颤抖的双手捂住了他的啜泣声。


(“我必须得认识你,Steve。我必须。”)


所以他就这么做了。他了解Steve的每一分每一寸,直到他变得更加渴望他。他仔细研究了Steve身上的分毫差别,他的每一面,直到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直到Steve惊讶于Bucky在他身上找到的,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直到Bucky照亮了它。


难道Steve不是也一样了解他吗?他太确定自己对Bucky的了解了。他了解他就像了解自己的手背,他对此十分确定。直到他看着那个微笑着,眼睛闪着光,带着挑逗神色,红润嘴唇上翘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坏笑,就像他们知道什么连世界都还不清楚的秘密的Bucky时,也不会感到困惑,然后想着——我觉得自己像是已经认识他有一辈子那么久了——他是那么地肯定。


这很容易。就像吸了一口气,又吐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向前迈进一步一样容易。而现在,Steve向后靠向椅背,胡乱抹掉脸上的泪水,重新睁大眼睛,他终于看清楚了。


Bucky是搞砸了,但是他也搞砸了。


他不应该在过去的一个月就这么坐在这,等着什么东西从天而降,落入他的怀中帮他修补好所有在他眼前崩坏的东西。他完全受够了就这么干坐着什么也不干了。


Steve冲上去关掉了烤箱,他的动作太猛了,害得他差点就从椅子上摔了下去,还差点毁了他的甜点,他大声地咒骂了一句。


 


哔。"Sam,我是Steve。我今天不会回家了,但是如果你敢碰我烤箱里的蛋糕,我就杀了你。好了,我走了。“


 


Steve的摩托呼啸着在博物馆门口停了下来,他再次核对了一下手机里的地址。在夜色下再次看到这个地方让他不由地皱起了脸。他没来错地方,他只是希望一切还不会太迟。


之前的那个保安正倚在门柱上抽着雪茄,Steve小跑着来到门口,他可以听到乐队正在里面带着回声的大厅里演奏着。保安挑起粗粗的眉毛:“又是你。”


“James Barnes还在这里吗?”Steve直截了当地问他。


那男人吐出一团烟,瞥了一眼Steve手里的特百惠保鲜盒,还有他被风吹到往后倒的头发:“我们已经收到你的派了——”


“那是巴腾堡蛋糕。James Barnes还在这里吗?”Steve又大声问了一遍,那个有着奇怪发型的男人出人意料地微笑了一下,亮出他的牙齿,雪茄还夹在嘴里。


“我觉得我喜欢你,小子。他在里面。”他朝身后摆了一下头,Steve尽自己最大努力别撞着他的肩膀进去。


Steve又一次被大厅的布置打扮惊艳到了。满天星的花瓣井然有序地缠绕在柱子上,映衬着天花板照下来的温柔灯光,交织闪烁着银色和金色。博物馆的台阶被清空了,舞台上唯一亮着的就是乐队,他们演奏的活泼音乐足够让宾客们跟着节奏起舞,却没有太过疯狂,大家都还在地板上好好站着。 Steve 都不用怎么在人群里辨认,就在昏暗的灯光下一眼看到了Bucky。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只留给Steve一个背影。他的头发长长了点,长到他在脑袋后面挽了一个髻,但那绝对就是他。他垂着肩膀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瓶香槟


好吧,开始吧。Steve想着,像他过去一直做的一样,向前走去。


Bucky抬起头,他本来正准备把香槟往嘴里送的动作停下了,那瓶刚打开的酒差点从他的手里滑下去。


“嗨。”Steve开口道,尽量掩饰自己的慌张,他原先打好的腹稿都已经随风飘散了,剩下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嗨。”Bucky的声音很粗哑。


有点尴尬。令人难以置信的尴尬,这一点儿也不像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好几个星期前在他公寓的走廊之后,Steve就再也没见过Bucky了。他现在穿着一套银色正装,打着蓝色的领带,还是好看得惊人。Steve贪婪地看着他,经过这么些被浪费的,分离的时光,他格外地想念他。


“我收到了你的邮件。”Steve开口说道,Bucky在他的座位上动了动。Steve觉得自己可能在脸红。


“哦,那个。”


“是的,那个。”Steve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一直以来表现得像个混球,Buck,真的。”他强调了一句,看到Bucky显然是想为他辩护,“我也许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处理这整件事的方法——”


“你没有什么需要抱歉的,Steve。”Bucky说,因为他总是有办法可以找到理由为Steve辩护,Steve把他想要大声说出这句话的冲动压了下去,还不是时候,“我搞砸了——”


“我也搞砸了。我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来消化这些令我困惑的情绪,而我本来应该告诉你:我仍然在生气,Buck。我信任你。我不知道应该对你如此利用我的信任作何反应。我甚至不再确定你到底是谁。“


Bucky看上去就像Steve从他的胸口上踏过去了一样,神情哀伤。


“然后那个想法击中了我,Buck。我确实知道你是谁,所有之前的那些乱七八糟改变不了这个。我一直都了解你。我不认为可以再蒙蔽自己,让自己逃避这个事实。我不在乎你是谁,James也好,Bucky也罢,就算你是一个该死的间谍我也不在乎。”Steve确保他直直地看进了Bucky眼睛,那双眼睛现在充满了希望和难以置信,“但是你就是你,不是吗,Buck?我在知道你的全名之前就爱上你了。我们能不能停止这个?我真的受够了自己这么愚蠢,受够了没有你的痛苦了。”


Bucky就只是抬头看着Steve,慢慢地眨了一下眼睛,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你给我带了柠檬方砖?”


“Bucky。”


Bucky站了起来,他脸上原本的难过一扫而光,替换上一抹闪瞎眼的笑容,让Steve的胸膛破了一个洞,他真想念这个。Steve真希望这里的光再亮一点,可以让他看的更清楚一些。他的脸有点痛。可能他自己也笑得像个笨蛋吧。


“你爱我,”Bucky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你给我带了‘让我们和好吧’柠檬方砖。”他整个人都亮了起来,眼睛闪闪发光。


“你真是个混球。”


“混蛋。我也爱你。我猜我们两个都是笨蛋。”


Steve等不及了,他们两个人的嘴唇撞在了一起,他受够了他的一切没和Bucky的一切缠在一起的状态。Bucky把他抱得更紧,温柔地抓着他的下巴,那种温柔让他像是回到了过去。又像是重新开始。


“你要让我丢掉这份工作了,”他靠着Steve的嘴唇说到,这让Steve有点找不到理智阻止自己在婚礼现场的冷餐桌旁跟Bucky亲热。


“那我们回家。”


“大家都离开了我才能走。”他哀嚎了一声,拉开两个人的嘴唇,冲着天花板无比凄惨地撅起了嘴巴。Steve笑了起来。


“真是成熟的James。”


 “你不是真的要开始这么叫我吧?”Bucky瞥了他一眼,声音听上去有些恐慌。Steve又笑了起来,和Bucky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控制不住大笑。他让他们十指相扣。


 要控制住自己不把脑袋里那一串幼稚的“James James James James James ”吟唱出来花了他不少自制力。“我很抱歉,Barnes先生。”哇哦,这还真不错。


“我说每次听到别人这么叫我,我都觉得自己变老了可不是在撒谎——”


Steve再次把他拥入怀中,喜欢他从后面小辫子里掉下来的一撮长长的头发。“James Buchanan Barnes,”他贴着他那红润的嘴唇这么说着,像是许下了一个承诺。他是James,他是Bucky,两个都是他。


Bucky开心地在他的唇边叹了一口气:“是的。”




-----


(四个月后)


Steve正站在椅子上, 用蔓长春花的蓝色涂着Bucky楼上走廊的上半部分,Bucky则急匆匆地去开门了,有人在按门铃,而且显然他已经迫不及待要摆脱这一片粉尘了。


(“但是你比我擅长多了,Stevie。你是我们中的艺术家。”


“哦,那你是我们中的大脑咯?”)


Steve摇着头,脸上带着微笑,然后变成了一声大笑,把滚筒放了下来。这些天,他在Bucky家待的时间要远比在自己家待着的多多了,Sam表示他对此非常满意,因为他就可以只穿着内裤在他们的公寓里自由地晃荡了。


(“说的就好像你之前没这么做过似的。”Steve在电话里对Sam干巴巴地反击,换来对方一阵大笑。)


他还是会约Sam去喝啤酒或是打桌球,或者就只是穿着睡衣坐着看足球赛,准备上够整个军队吃的爆米花,还有一些肯定会陷进沙发坐垫当中的空隙,因为他们每次都会以爆米花之战告终。Peggy和Sharon——现在还有Natasha,拒绝为他们清理这个。


他们现在是一个新的大家庭了,Steve的蛋糕店正式和Bucky的公司合并在了一起。Clint是少数几个能够和Steve的冷幽默一决高下的人,而他的幽默中还带着一点黑暗的色彩,Bucky非常相信这一部分已经开始带坏Steve了。


Steve听到了前门关上的声音,但是并没有听到Bucky上楼的声音。他爬下椅子,透过楼上的栏杆看了下去,只瞥到了Bucky的头顶,他的头发现在已经剪短了。


“Buck?”他喊了一声,但Bucky没有回应他,他赤着脚下了楼,“怎么了?”


他的手里拿着一张明信片,Steve透过他的肩膀看了一眼。是从撒丁岛寄来的。“哦,又是你爸妈寄来的吗?”Bucky只是有些机械地点了点头,Steve开始觉得有些不安了。


“怎么了——”


“他们,呃,”他清了清嗓子,面向Steve道,“要回来过圣诞节。”


“哦,这……很棒?”Steve试探道,但是Bucky快速摇了摇头,他眼睛瞪得大大的,有点滑稽。


“他们想要见见你。他们邀请你来吃圣诞晚餐。”Bucky说,就好像他刚刚公布了什么灾难性的消息,需要Steve和他一起表示恐慌。Steve眨了好几下眼睛,才消化了这个事实,微笑了起来。


“上帝啊,真的吗?告诉他们我迫不及待。如果他们和Becca一样,我肯定自己会很喜欢他们的。”


Bucky看着Steve,就好像他突然长出了两个头,两个头都还在呕吐。他并没有把这当回事,他知道Bucky心里很喜欢他和他妹妹相处融洽。


(“哇哦,Becca,你很快就可以改变整个世界了。”


“看到了吗,Bucky,”她刚刚给Steve展示完她正着手进行的一个实验图表,整个人都在发光,“Steve就不会在我讲工作的时候睡过去。”


“我没有——”)


“你现在是这么说,Steve。”Bucky像警告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提醒他,转身朝厨房走去,Steve跟在他的后面,“老天啊,我要饿死了。我需要把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都吃掉。”


大理石地面踩在脚下很凉爽,Steve打开了冰箱,冰箱这些天明显被塞得更满了,这多亏了他:”你想吃点什么?“


Bucky在他身后打了个哈欠,他听到了咖啡机被打开的声音,咖啡机里是从Steve店里拿来的咖啡豆,他绝对没有对Bucky的偷窃行为视而不见。“派?”


总是这样。


Steve在自己的心脏加速狂跳之前冷静了下来,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告诉这个男人他带给他的一切。他的妈妈。通过每一次他们一起品尝的苹果派,那个香味,和充满苹果香气的吻。也许会有那么一天。也许不会。


也许Bucky已经知道了。




 


END


 


 


----- 


甜点时间: 


芝士布朗尼(cheesecake brownie)


 


修女泡芙(religieuse)


 




 贝奈特饼(beignet)


巴腾堡蛋糕(Battenberg)




看完巴基的心路历程,估计他前面为什么会退缩就比较好理解了吧~


终于完结了,不好意思高估自己的手速打脸了,不过发的时候才发现今天才是我看美队2一周年~


没错,就这么狗血地结束了,就喜欢看他们像普通人一样简简单单地谈恋爱


这是我目前为止翻的最长的一篇,谢谢一直以来都在看,并且没有因为我老是po图报社(并没有 而弃文的GN们





评论

热度(165)

  1. 花泽Jo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