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泽

就是一个自己存存照片吐吐槽的地方

【授权翻译】【盾冬】If Only You Could See Me(5)

Joan:

原作者:bitelikefire (theoleo)


原文链接:if only you could see me (for the pie that i am)


授权及前文:【1】 【2】【3】【4】




这章有点酸爽,今天周年庆,要么明天再看?= =








-----


这慢慢成了一种习惯。


有时候Steve会发现Bucky坐在柜台后面,四肢伸展着,手指在黑莓手机上不停地按着键,每秒钟大概可以打出一百万个单词。他的脸上是一种软和的温柔,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种慵懒又挑逗的样子完全像是换了个人。


其他时间,他则会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完全放松,洋洋得意地霸占了吧台边,现在已经成了他专属位置的椅子,吃光Steve所有的柠檬方砖,害得Steve甚至都开始不得不放起一些来,因为也有其他客人喜欢吃这个。大多数时间里,Steve很少能看到他超过半个小时;随着时间慢慢进入夏天,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他没有再接到过James Barnes的一个电话或短信。连邮件也没有。


Steve开始想自己是不是正式把这个男人赶走了,如果他肯对自己诚实一点的话,他对此毫无意见。现在所有的订单都是Clint Barton发短信通知他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 ,Clint知道要怎么有条有理地做事。订单依旧很多,但它们在时间上都得到了很好的分配。这让Steve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其他简单的事情。特别是,这让他可以空出时间来给Bucky。鉴于Bucky现在正一寸一寸慢慢地嵌入了Steve的生活。


事情的发展不怎么符合常理。Bucky是一个矛盾的混合体。Steve觉得哪里都有他,但有时候,即使他近在眼前,却仍显得有些神秘莫测。他可以没羞没臊极尽挑逗,Steve想起来的时候会觉得他是个混蛋,但仍会因为他那张嘴里吐出来的什么话而一起大笑起来,就像是在游乐园的两个小男孩。好吧,Steve是那个大一点的男孩。至少Bucky喜欢常常这么提醒他。


Steve发现Bucky常常在话题转入某个领域——工作的时候说谎,这让他也不再往那个方向问了。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Steve有一点想要了解更多,问得更多的意思时,Bucky的表情就会从原本的轻松愉快变得阴沉得有些悲哀,甚至还有些懊悔。要说Steve从作为他最好朋友和室友的Sam Wilson那里学到过什么,那就是要尊重别人的界限,不管你有多么真心想要帮助他们,想要安抚他们。所以Steve就不再提起这个话题了。


真的,他放弃了。




那个给那对匈牙利夫妇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做的蛋糕已经完成了,好好地放在冰箱里。那是一个七层巧克力蛋糕,外面裹着香草草莓糖霜。Steve让Sam帮他一起涂抹蛋糕外层的糖霜,但当后者准备去拿印花模具的时候,他坚决地表示了反对。Sam是个高中老师没错,但他的动手能力真的是糟糕透顶。


 


Steve在零点还差半个小时的时候整个人倒在了床上,缓慢地向床头挪动着。他非常庆幸自己在做蛋糕之前就穿上了睡裤,因为现在再叫他起来去换裤子简直就是一个酷刑。Steve把脸埋在枕头里,想调整一个好的姿势——


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Bucky?“Steve困倦地接了起来,看了一眼桌上的闹钟,上面显示现在是凌晨12:08。


“该死的!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吗?”Bucky的声音听上去一下子变得非常警醒。Steve在被子下面动了动身体,把枕头支在了床头。


“不,没有,你没有吵醒我。”Steve把剩下的那句“我才正准备去睡觉”咽了回去。Bucky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听起来非常的歉疚,如果在备餐间(再次)睡着,可以换来现在是一个小时电话,他对这笔交易非常满意。


“你确定吗?我有时候会忘了不是所有人都会到快天亮才睡觉。我可以——”


Steve捏了捏鼻梁,笑了。他真希望Bucky可以看到这个,这样他就可以停止道歉了。


“Buck,没关系的,说真的。这又不是我第一次牺牲睡眠。跟我讲讲,你还是得去波士顿吗?”


电话那端是很长时间的静默,长到Steve都把手机拿下来看是不是断线了,或者是不是他的脸不小心触碰到了静音键。但手机上显示一切正常,就只是电话那头的Bucky没有在讲话而已。这不是第一次了,Steve回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不知道他是哪里踩了雷。


“事实上,这就是我打电话来的原因。”Bucky回过神来,虽然他的声音还是有些低落。又是这个。这种奇怪的悲伤紧紧地攥住了Steve的胸腔,让他感到既难过又郁闷。“那边有了最后一秒钟改变。所以我现在不用去了。”


“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Steve试探地问道。


“这当然是他妈的好消息!这意味着我有一个周末的时间可以空出来给那个人了!也许你认识他?高个子,身材超棒?其实有点傻气。金发也绝对不是天生的!”


Steve胸腔里那紧绷的情绪消散得如此之快,他差点都因为松了一口气而晕了头。他叹了一口气:“麻烦再告诉我一下我为什么要忍受你?”


Bucky就是Bucky:“因为我安排了我们的第一次约会?”


Steve的脸热了起来,操,要是说他最近没有经常在脑子里想象Bucky闪着亮光的汗湿头发随意地披散在额头上,躺在他的床——这张床——上抬头看他,而他则用双臂笼着身下比他小一些的身体的场景的话,他就是在说谎。他想要这样。上帝救救他,他想要这样。


他都没怎么听清楚Bucky在电话那端的笑声,直到他讲到最后几句:“哦,天呐,我真希望我可以看到你的脸。你是在脸红吗?告诉我你现在在脸红。”


“我现在要挂电话了。”


“等等,等等。”Bucky喊道,他的声音依旧带着笑意,“好吧,我认真点。我们去吃饭,不是在你店里。无心冒犯。但是迄今为止我们所有的约会差不多都是在那。如果你可以的话,我可以这个星期五中午去接你。“


Steve还因为那句“我们所有的约会”而头晕目眩,要是他肯对自己诚实点的话。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这就是他的人生了。


Sam正在房间里的什么地方用头撞着墙面——反反复复。


“没问题,这听上去——”完美极了——Steve清了清嗓子,“呃,你想吃什么?”


“早午餐?”Bucky的声音很雀跃。


Steve咧开嘴笑了:“我正好知道一个地方。”






当“落日超级套餐”被送到Steve面前时,Bucky眨了眨眼睛,他正在往全麦吐司上抹黄油的右手停在原处。


“这么多东西你要往哪放?”他问道。


Steve耸了耸肩,在香肠上大大地咬了一口:“一天里最重要的一餐!”


Bucky翻了个白眼,抹好了黄油,开始开动自己的那份:腌牛肉粒配三个鸡蛋(两面煎),旁边还有特制薯条。


“上帝啊,我以前怎么没找到这个地方?”Bucky尝了一口他的食物,自言自语道。Steve则给了他一个“我早就告诉你了”的表情。


“这是我在这个城市最喜欢的地方。”Steve砸吧了一下嘴巴,稍微在脑子里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该诚实点,“和其他那些有廉价酒水和特餐的酒吧相比。”


要忽略Bucky因为想象Steve在一个那样的酒吧里喝得跟他想象得一样醉醺醺而突然发光的眼睛很难,不因为他那个样子发笑更难。“我很想去那种酒吧玩玩。”


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我的朋友。“会有那么一天的。”Steve说,往他的鸡蛋上撒了点胡椒。


“都听你的。”Bucky说着用黄瓜从Steve的盘子里拨了一根薯条过来,眨了眨眼。


“你自己没有吗!”


Bucky耸了耸肩,拧开了番茄酱:“你的尝起来更美味。”


“你真是不可理喻。”






当他们终于解决了迟来的午餐后,Steve不得不抑制住自己想要解开皮带的冲动,同时不可置信地听着Bucky因为他点了那么一顿份量大到离谱的午餐而不停地嘲笑他,同时又没羞没臊,毫不掩饰地羡慕他的身材。很显然他们都沿着圣克莱尔大街的同一段跑步,只不过Steve一般是早上5点去跑步,而Bucky只在晚餐前跑。


这感觉非常奇怪,讽刺,他们人生的这么多光阴都与彼此错过了。


Bucky还剩下一小堆薯条,那上面挤了过多的番茄酱,让Steve都有点反胃了。“我就是说说,Stevie,煎饼,鸡蛋和香肠配薯条?这可不是什么我期待你能想出的好主意。现在我可算印象深刻了?”Bucky还在笑,吸管在他修长的手指之间来回晃动着,“我对要来把你拖回去的拖车公司感到抱歉。”


Steve笑了起来,消化了一下他的新昵称,不大敢跟Bucky提起这个,免得他以后再也听不到了。“Nat就是这么说的。”他说,歪了歪头,表情柔和地说道,“你会喜欢她的。你们都有一样扭曲奇怪的幽默感。”


他还以为Bucky会在桌子下面踢他一脚,或者最起码会翻他一个白眼。但Bucky只是僵在了原地,那根在他手指间来回晃动着的吸管也停住不动了。


但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把吸管放回了晃荡着的水杯里,眉头皱了起来。当他再次开口时,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过分平静,还有些勉强。像是演练过很多遍,在Steve听起来熟悉得令人心碎又疼痛。


“哦,是吗?你还带过其他女孩来这里?”他想让自己听上去像是在开玩笑,但那笑意并没有抵达他的眼睛。Steve绝望地打定主意要修正这个错误,决定顺着他的话讲下去。


“是她带我到这儿来的。实际上,是拉我到这儿来的。Nat——啊,Natasha在我接订单的那家公司工作。她是个很棒的女人。也很可怕。“Steve强调说,像是后知后觉般笑了起来,“但是她确实很棒。”


但是Bucky什么也没说。Steve向他倾去,想要得到一些回应,什么都好。就只是不要再是刚才的那个反应就好。“如果诚实点说的话,她拯救了我的理智。我那个时候马上就要疯了。”

Bucky只是在女服务生上来问他们需不需要甜点的时候回应了她,要了一份浓缩咖啡,Steve也要了一份,Bucky还要了份南瓜香蕉面包,因为他是个受虐狂,没有办法拒绝南瓜口味的任何东西。女孩微笑着帮他们点好单后离开了,Bucky这才转向Steve,无比认真地倾向他,把头靠在小臂上。Steve因为他专注的眼神在自己的椅子上往前挪了挪,竭力想让他的心脏不要每次在和那双蓝眼睛对上的时候就像他妈的巴甫洛夫实验一样胡乱跳动。

“那么,”他开口了,“拯救了你的理智哈?我应该吃醋吗?”他在努力了,这很明显,尽管Steve还是可以感觉得到那残留的紧绷氛围和Bucky姿势上的僵硬——这和他一分钟以前,在他没有提到这个话题之前的那种放松自在的样子截然不同。Steve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趁还来得及的时候转移话题。

他耸了耸肩:“我以前的老板习惯把我逼疯。好吧,我猜他现在还是我的老板,但是在我……不干了之后,我就没再直接和他接触过了。”Steve直到现在大声讲出来了,才意识到两件事:第一——从他最后一次接到Barnes先生的电话到现在,确实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第二,他确实中半途而废过。他以前绝不会把自己的名字和“放弃”连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Steve的不安变成了愧疚。

“你后悔了吗?”Bucky问他,他的声音把Steve从他迟到了很久的反省中拉了出来。

“现在我后悔了。”Steve说,“说实话,我并不是个会半途而废的人。不管有多困难,或者对方有多难对付,我也总会尽力坚持到最后。


Bucky笑了,那是个令人心酸的柔软笑容。“我是说你是不是后悔回去了?你那个老板听上去像个混蛋。”


“他是的,”Steve不客气地说。他们的咖啡来了,中间放着面包,可以两个人一起吃。“我不喜欢恃强凌弱,相信我,我这一辈子已经被找茬找够了。但这没有那么糟糕。他并没那么坏。”Natasha在他们第一顿早午餐时说的话在他脑海里回响起来:James白手起家。他是我见过的最刻苦工作的人之一。他就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去寻求别人的帮助……


Bucky没有去拿他的那杯咖啡,只是一直盯着Steve,就好像他是什么了不起的,令人着迷欣喜的东西,这让他的脑袋变得晕晕乎乎的。“你真是不可思议,Steve。“


他这么说着,就好像在说天是蓝的,血是红的一样。然后——


“要是我是你的话,我会想掐死他的。”


Steve觉得自己的脸红了:“我想过要这么做。但也许我对他太苛刻了。要让这么小的工作团队工作起来确实不容易。”我应该知道的。


Bucky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动,什么阴沉的东西,但那显然不是冲着Steve的。不是因为Steve。就好像他是在对自己生气。“伙计,我们都知道这不算什么理由。你还就只有两个人帮你呢。要我说,他活该。”他的语气带着点保护的意味,尽管在通常情况下,如果有人觉得Steve需要被保护,他都会站起来反击,但这次,有什么本能的东西让Steve觉得这很自然,Bucky为他抱不平,为他看着后背好像是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他觉得很温暖,觉得被理解了。就好像在外面游荡迷失了数年终于回到了家。


就像这样,Bucky柔和了下来。他外面那层坚硬的外壳慢慢融化成了平常懒洋洋的样子,用刚刚觉醒过来的活力挖着甜点吃。Steve决定让他多吃点。Bucky喜欢南瓜。“我希望你满意了。”他嘴巴里塞着满当当地说道,“照这样子下去,我肯定可以胖一百磅。”


Steve想,就算这个男人胖了一千磅,他还是会渴望他的。他知道他会,也愿意让自己在和他一起的时候放松融化。他这么想着,凑到杯子边的嘴唇弯起一个笑容。


 


-----


今天过得很慢。外面沉闷的空气,还有天空黑压压的乌云,都让人们选择在蛋糕店待着不出去,所以Steve才没有因为Sam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一直在吧台烦他而把他踢出去。


在Sam一边懒洋洋地准备布置给小组的作业,一边把迷你白巧克力布朗尼都吃完了的时候,他一直等着的Natasha的邮件终于到了。


这不是来自Natasha的。


jamesbarnes@gmail.com
To: Steve Rogers steveng.rogers@gmail.com
Rogers先生,用于基督教会的圣诞树桩蛋糕可视你时间方便,随时叫Hogan来拿。  
B.


Steve在把这封邮件读到第5遍的时候,Bucky走了进来。Steve在Sam挥着手向他打着招呼(“嗨,伙计!”)的时候才意识到Bucky的出现。


他有些机械地抬头看去,当他看到Bucky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在跳动。Bucky的头发因为外面的细雨而打湿了一些,一部分被他别在了耳朵后面。他外面套着一件色彩鲜艳的宽条法兰绒运动外套,里面是一件紧身的白色T恤,完美地凸显出了他的腹肌。


Bucky一等Sam把他的包拿掉后,就坐上了自己的老位置,拍了拍Sam的肩膀。“你好,Steve。”


Steve站了起来:“你到底喝了几杯咖啡?”


Bucky一只手按在胸口上,义正言辞地谴责他:“我不敢相信你竟然认为在有了这个可以让我得上溃疡的地方之后,我还会再回去随便大口喝咖啡!”


Sam大笑着闭上了眼睛,Steve则纠结在两种想法之间:“别火上浇油,Sam”以及“这两股力量绝对不应该联合在一起”。 


“我觉得Steve已经要得溃疡了。”Sam还在笑,一边对Steve还拿在手上的手机点了点头,“最终判决如何?”


“什么?哦。”Steve重新看回那封邮件,怎么也没看出这除了是一个和善的,可以让他时间更宽裕一些的信息外,还有其他什么含义。特别是这个订单本来应该在这个月3号的4天前就应该完成的,在他送去了样品并得到肯定后。他都没有对此有什么微词。Steve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他是不是之前对Natasha说过什么了,但是——


“你们在说什么?”Bucky问道,已经把一块柠檬蔓越莓饼干掰成了两半,那饼干也许是Steve早上新鲜做好,恰好放在Bucky老位置边上的,也许不是,谁知道呢。


Steve对着那封邮件眯起了眼睛。“我搞不懂了。难道他突然觉得我没办法完成了吗?我已经认同了原本说好的日期。该死的,如果我调整一下日程的话,我甚至都能提早一天完成。”


“兄弟,又是那个Barnes吗?”Sam说,然后朝Bucky靠去,鬼鬼祟祟地想跟他说点什么,Bucky正在慢吞吞地嚼着饼干,已经往他叠好的纸巾上又堆了4块,“他说的‘日程’是指他计划好的明天下午的献血,还有和Peggy去看电影,以及他在这地方忙来忙去的其他事情。”


“也许他就只是想多给你一点时间而已。”Bucky在把第一块饼干咽下去之后这么说道,Steve注意到了他说的多一点时间。他们都一样。Steve有些不怎么善意地笑了笑,Bucky皱了皱眉头,把他的那杯牛奶往自己这边挪了挪。


“干嘛?”


“我真的不认为他低估了你这件事是个问题,兄弟,我是说,你还记得三奶蛋糕惨剧吗?我到现在还是没搞明白你是怎么搞定它的。”Sam吹了声口哨,完全忽略了Steve昨天特意为他留下来的椒盐脆饼,直接伸手去拿甜点架下面的燕麦软糖,不管Steve两次叫他住手的声音。“那太可怕了,伙计。”他继续说道,用手肘捅了捅Bucky,后者停下了拿着饼干蘸牛奶的动作,他停顿的时间太久了,久到饼干都快要掉下来了,“Steve都要为打翻的牛奶把自己的脑子扯掉了。他们还说别为打翻的牛奶哭泣。”


“你什么?”Bucky唰地一下从原本快要陷进凳子里的姿势站了起来,“你还好吧?”


“哈 哈,”Steve严厉地瞪了Sam一眼,希望他接受到他让他闭上嘴的信号,“Sam还以为自己是个喜剧演员呢。”


“我该死的当然是。”


“Steve。”


“没什么的,我保证。Sam就是喜欢为了戏剧效果而夸大其词。”他笑着向Bucky保证,“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结果还不错。”


但是Bucky还是就那么看着他,就好像他是个白痴,一个更关心蛋糕怎么样而不是他在这过程中要打破自己头骨的白痴。他张开嘴好像就要这么讲出来,然后又闭上了嘴巴——


“除了,你懂的,崩溃的那部分。”Sam嘟囔着,又咬了一大口布朗尼。


Steve叹了口气:“Sam,我告诉过你——”


“——所以你打算接受他的建议吗?”Bucky打断了他。他的饼干已经全毁了。沉到了牛奶杯底,就像一艘已经被遗忘很久的沉船残骸。


Steve迟疑了一下才开口回答,因为那种感觉又来了,他半想着他要疯了,因为Sam完全不会看氛围——他已经又愉快地享用着他的甜点,重新开始准备作业了。又或者这是他深深潜入叫做Bucky的海洋的副作用。扭曲着,不可预料的洋流不断地把他往下拉,往下拉。


“我想多几天也挺好的。”Steve这么决定了,对着Bucky灿烂地笑了起来,“我们来个一日游怎么样?下个星期二?”


Bucky回给Steve的笑容,他之前从来没有在他脸上见到过。那个笑容很微弱。紧紧地缩在唇边,就好像他已经勉强动用了脸上所有的神经和肌肉来挤出这个笑容,但却悲惨地失败了。就和他眼睛里透露出来的东西一样凄惨,他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Steve永远也不想再看到这个表情了。


“没问题。”




--


Steve在星期二的前几天都一直没和Bucky联系过。


 


--


他并没有把这个太当回事。


他得和Peggy和Sharon一起重新修改菜单,还得找出时间安排店里重新装修,他有一些想法,并且已经讲明白了他想要自己亲手粉刷。虽然他暂时把他妈妈的苹果派放在了一边,这也不意味着他就停下捣鼓其他日常甜品了。


他懂的。他真的懂。他不想变得太专制。他每次看手机的时候都这么告诉自己,Sam,Peggy,Natasha,又是Peggy。但是没有Bucky。


他也很忙。他很确定如果他们需要改时间,Bucky肯定会告诉他的。




-----


到了星期一,Steve哼着“Fly Me to the Moon”,把最后一批松露巧克力放进了冰箱,不为什么,他就是想吃松露巧克力,Sam带Sharon回家去进行Netflix马拉松了。


设置好了计时器,Steve觉得是时候至少问问他们明天计划去哪。他知道史密森尼博物馆有个正在展出的展览听起来很不错。


Steve Rogers 8:13pm: 嗨,Bucky,你觉得史密森尼博物馆怎么样?如果你答应我不睡过去,也许我可以让你来选下一个地方。


Steve把短信又读了一遍,发了出去,他理着厨房,假装自己并没有支着耳朵等那一声“滴”。


他听到了。但是那已经是快要15分钟以后的事了。


Bucky 8:25pm: 好的。


Steve觉得全身发冷。


他记起有一年在布鲁克林的冬天,他在等着他妈妈来接他放学的时候,被一群大笑着的孩子丢进雪堆里。Sarah Rogers 给他拿了一个装着滚烫开水的热水瓶,好让他的手指不要生冻疮。那辆抛了锚的汽车有个更糟糕的加热器。Steve记得自己坐在副驾驶座上,尽可能地往身上裹着可能的布料。Steve记得自己那时候10岁,想着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冷过。


现在比那些时候更糟。


Bucky就像一个弹弹球。他动作迅速,他喜欢挖苦嘲讽,他知道要怎么样让Steve时刻惦记着。Bucky突然改变了一切,又什么也没改变。和他之间的对话,Steve听的比说的更多,因为Bucky就是这样——一个健谈的人。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他喜欢逗弄Steve,直到得到Steve知道他想听到的干巴巴的回答,然后对此大笑一通。就算Steve不总是知道Bucky会有什么回应,他知道Bucky总是会给他回应的。一个不怎么合时宜的笑话或是一个眨眼,一个微笑,他还以为Steve从余光里看不见呢。Bucky总是会给他回应的。


Steve花了5分钟做了决定。他鼓起了所有仅剩的勇气按下了电话,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管他们之间的是什么(曾经是什么——他纠正自己),他绝对无法接受它就这么随着一条短信结束。


铃声响了3下之后,Bucky接了起来。“嗨。”背景音很安静。他听起来也没有在忙的样子。他听起来什么情绪也没有。


再一次,Steve绝望又无谓地恳求自己的心脏不要跳得那么快。“Bucky?一切都好吗?”


“是的,Stevie,一切都好。”很明显并没有一切都好。计时器响了起来,Steve忽略了它。


“Buck——你可以跟我说的,记得吗?是不是我——”Steve吞咽了一下,他觉得有点疼。他不知道为什么连这个动作都会疼。“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


因为我会改的。不管我做了什么伤到你,让你难过的事,我都会改的,我不会再犯的。我会跟你拉钩,就像你总是想让我做的那样,如果这能让你开心,能让一切恢复正常的话。我没办法忍受听到你这个样子。我都还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不想失去这个,Buck。


他想说出来。但是——


“这不是个好时机,Steve,我很抱歉。”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痛苦。


在打这通电话之前,Steve预料过也许Bucky会听上去很冷漠,也许还会很愤怒。


这让他头晕了起来。


因为Bucky听起来几乎和Steve自己一样糟糕。也许比他还要糟糕。就好像他眼睁睁地看着载着他爱的人的那艘船起航,知道这艘船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他在跟船上的人告别。想要试着让自己听起来很坚强,却失败了。


“那什么时候是?”Steve问道。他在刨根问底。要求任何一点Bucky愿意给他的东西,把自己的自尊和脸面都抛弃不顾了。


“我不知道。我得挂了,Steve。我很抱歉。”然后他就挂了电话。




-----


Steve觉得像是有人当胸踢了他一脚。


他有过这种经历。他知道这种感觉。


 


-----


Bucky没有再来店里了,他也没有回Steve的任何一条短信。在第2通电话直接转进语音信箱后,Steve就不再给他打电话了。问题是,这根本讲不通。


因为Steve认识Bucky有两个半月了,不应该是这样的。逻辑上来说,Steve不应该觉得一天比一天更难以从床上起来,去洗澡,然后忘了出来。一切都乱了套,他没办法让自己停止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回顾他们之间的对话,想要搞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Steve不应该连一个最基础的熔岩蛋糕都完成不了,每次把它拿出烤箱的时候都会翻倒。


Steve不应该在Peggy和Sharon在下班后叫他出去玩的时候拒绝她们,就因为不想看到她们的同情。尽管他知道不是这样的,但他需要这样不停地告诉自己,因为他依旧不明白。


一个人怎么能够这么轻轻松松地进入他的生命,就好像他们特意为之,就好像那里总有一个位置在等着他们。然后又站起来,转身离开。不应该这么该死的容易,Steve这么告诉自己。


是的,这并不容易。


Sam这几年一直试着让Steve去约会,也不是说Steve没有试过。他试过。他知道为什么那些过去的尝试都没能成功。Steve一直不擅长向别人敞开心扉。尽管他试过,但是确实也没那么容易找到一个和他有相似生活经历的人。一个和他有共鸣的人。


然后,Bucky,上帝啊,Bucky,Steve一想到他,他的整个身体就都沉了下去,他的胸腔在疼。Bucky出现了,改变了一切。他看着Steve,就好像看着太阳,太阳又特意选了他那双眼睛反射光亮。每次他觉得Steve讲了什么特别有趣的话,他的笑容,和那双眯起来的眼睛。他成了对Steve有某种意义的人。他可以继续这么下去的,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上帝啊,Bucky是不是给过他这么多机会?


他们甚至都还没有接过吻。


在他们短暂的,在一起的日子里。约会。约会,他这么提醒自己,Bucky让他自己融入Steve的生命,就好像他原本就属于这里的,他们只是一直在等着找到对方而已。Steve不知道他是怎么让这一切发生的。他怎么会让这一切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他不知道问题是怎么出现的。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疼得这样厉害。








TBC




------


甜点时间:


南瓜香蕉面包(pumpkin banana loaf)





迷你白巧克力布朗尼(min white chocolate brownie)





圣诞树桩蛋糕(Buche de Noel)





柠檬蔓越莓饼干(lemon and cranberry cookie)





三奶蛋糕(tres leches cake)



椒盐脆饼(pretzel)



燕麦软糖(oat fudge bar)




松露巧克力(chocolate truffles)





熔岩蛋糕(lava cake)






HAPPY ANNIVERSARY!!!


一周年啦~~可是还是只能翻出这么酸爽的一章真是对不起大家= =


甜文什么的过几天再补吧,反正我也不是去年的今天去一刷的(这个理由好)


过了一年还是觉得神奇。去年看电影前也就是随便补了一下美队1,因为之前随便看复联的时候被队长的美貌所吸引。还记得时光网上对美队2的一句话介绍是:美队和冬兵搞基的故事。去看电影前完全没看剧透,一直到冬哥在房顶上接住队长的盾的时候,还在想这杀手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啊,眼睛真漂亮。看完电影习惯性地去翻评论,不知怎么就看到了《蓝眼睛》,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越刷越觉得这真是一对魔性cp,能这么过一年真的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HAIL STUCKY!




评论

热度(94)

  1. 花泽Joan 转载了此文字
  2. 水知寒Jo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