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泽

就是一个自己存存照片吐吐槽的地方

【授权翻译】【盾冬】If You Could See Me(4)

Joan:

原作者:bitelikefire (theoleo)


原文链接:if only you could see me (for the pie that i am)


授权及前文见:【1】 【2】【3】


 


我回来了,估计大家前面也忘得差不多了= =戳上面戳上面


一个月没更新掉了好多粉……谢谢剩下没有unfo我的小伙伴们=3=


接下来不出意外会稳定更新到结束,差不多还有三分之二的样子?


愚人节快乐!




 


-----


 


“好吧,你是怎么回事?”Sam最后还是问了。他放下笔,暂时停下手上改的试卷。


Steve眨了眨眼睛:“什么?”


“你老这么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是怎么回事?”Sam重复了一遍,向他靠过去,“自从上次迪斯尼宣布要重新回归手绘动画之后,我就没见过你这副样子了。”


Steve愚蠢地想装出不在乎的样子,从Sam对面的餐桌旁站起身,朝冰箱走去:“我真的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难道就不能有心情好的一天或是什么吗?”


Sam没有马上回嘴,但Steve几乎可以听得到他翻白眼的声音,他就只是继续装做在冰箱里翻找着什么东西的样子。一堆速冻食品包装盒上硕大的“Hungry Man*”在瞪着他。“我说,你想去打保龄球吗?”


“来这招吗?真是聪明的Rogers。“


“Sam——“


“好吧,顺着你。当然,你想什么时候去?”Sam在他背后回他道。


“一个小时以后怎么样?今天是星期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有10美元的啤酒和披萨套餐。”Steve非常自信,甚至有点太过飘飘然。他关上冰箱门,没有听到Sam的回答。


Sam瞪着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想去打保龄球?在晚上九点半的现在去喝酒?”他重复了一遍。


Steve试着让自己看上去没有受到任何冒犯。不是说他不喜欢享受生活,不喜欢偶尔出去玩玩什么的。就只是过去的几个月他都非常忙碌,他的空闲时间都花在在重新开工之前少得可怜的几个小时补觉上了。虽然最近这种情况已经很少了,如果有的话。但这也不意味着他反对晚上出去玩。他有时候也可以一时冲动好吗?Steve以前就经常因为天性里的这种一时冲动而和块头有三个他那么大的孩子打起来。就只是最近,他都没找到机会——


好吧,也许Sam说的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


但是。


“是啊。怎么了?”


Sam就只是瞪着他,这次,他看着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怀疑。Steve对他的那个眼神有着丰富的经验。那是Sam的第13号眼神,意思是:你现在表现得非常可疑,如果你觉得我不会追究到底,搞清楚你在搞什么鬼的话,你就算是走了狗屎运了。


“好吧,当我没问。也许我只是今天晚上不想吃冷冰冰的,混着什么奇怪的肉的晚餐而已。”Steve为自己辩护道,转身回到冰箱前,从里面拿出了一份速冻食品。


“不,不行,不能当没问过。啤酒和披萨对我来说,什么时候都是最棒的。”Sam有些歉疚地说。但Steve就只是固执地掀开了微波炉的门。


“喂!笨蛋!”Sam扔出手上的笔,正中Steve的后脑勺。


“噢!搞什么——上帝!”Steve揉着后脑勺,看到Sam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现在正挠着自己的后颈。


“我们快走吧!我需要忘记人类未来必将到来的文化灾难。“ Sam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准备换衣服外出,“但别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他在关门之前冲Steve叫道。


Steve咧开嘴笑了。




-----


不出他们的所料,保龄馆里都是人,但Sam还是在这人挨着人的地方给他俩找了个很不错的座位。Steve在Sam五局三胜赢了他后就投降了。Sam的胜利之舞让他们两个都感到很尴尬,真的,Steve那六品脱啤酒大部分都贡献给他的上衣了,他实在笑得太厉害了。


“好吧,有一双迷人眼睛的先生,你最后打算要向我坦诚了吗?”Sam从Steve的夏威夷披萨里拿了一块,他喝酒的时候就只配夏威夷。


Steve想起了那斜在一侧的深色头发,那双湿润的嘴唇和蓝色的大眼睛。他猛地灌了好几口啤酒,好掩饰唇边的笑容,他知道自己控制不住笑出来了。Sam在他低下头去的时候发出一声坏笑,“我还是不知道——”


Sam给了他那个眼神。


“——好吧,好吧,就只是今天下午来店里的一个客人。好了,你赢了,高兴吧?”


“该死的,我当然高兴!我他妈的高兴得不得了!”Sam说,伸出一只拳头递向Steve要跟他碰一下。Steve认得他这个手势,但完全没有他这样的热情。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你做了什么事情让人家退缩了吗?”


“如果他不会被我全身裹着粉色糖霜的样子吓退的话,我真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吓倒他。”Steve喃喃道,撕着披萨的饼边。Sam大声地叫了出来。


“我的天啊!”


“没错。”


“好吧,我有点搞不懂了。你现在怎么突然不高兴了呢?在这之前,你一直像个青春期的小女孩一样在脸红——”


“我没有——”


“你要到他的电话号码了吗?”Sam逼问道,大口地咬了一口披萨。Steve没有回他,Sam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


“我,呃,我觉得那样做有点……不合适。”他弱弱地回道,手上的饼边在牧场沙拉酱里更用力地蘸了蘸。


Sam放慢了咀嚼的动作,看着Steve,就像他不敢相信这是他最好的朋友一样。Steve对这眼神也很熟悉。Sam把披萨咽了下去:“我收回刚才的话。我现在对这个一点儿也不高兴。”


“我知道。”Steve说。他脑子里满满的,他这一副乐陶陶,晕乎乎的状态下不停敲击着他的想法是,也许Bucky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也许他不会再回来了,Steve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他觉得他没办法靠这么一个名字找到他,有什么东西告诉他,要说这是什么正式的名字,Bucky倒更像是一个昵称。这一切突然一下子变得十分伤感。


Steve耸了耸肩,没有对上Sam的视线。“也许这样是最好的。他看起来不像是我能配得上的人。”
Sam几乎是马上自动地表示了反对:“哦,得了吧。他说过他还会来吗?”


“说是说了,但是——”


“这就好了嘛。”Sam说,就好像这就足够了,就好像所有事情都已经板上钉钉了,就好像人们都说话算话一样。“他下次再来的时候,不要再搞砸了,不要退缩。让我骄傲。”Sam吃完了他的那片披萨,打了个饱嗝。


Steve皱了皱鼻子:“你真的不应该点橄榄和墨西哥胡椒。”


“我一点儿不关心你对披萨配料的喜好。”Sam大笑起来。菠萝,就好像他刚才没有从他这里偷去一片一样的。


“Steve Rogers有个暗恋对象。哦,我的天啊。Peggy会抓狂的。”Sam喃喃地自言自语道,说真的,Steve早就想到了。


-----


Bucky 确实再度出现了。


差不多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这一星期Steve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尽量让自己不要想到他上了。日复一日,他每天关门的时候却都失望于没有他的踪迹。而他其他的时间则花在叹气,以及在任何一个和他对Bucky的描述有那么一点点相像的年轻男子走进店里时,对Peggy的“是他吗?”回答“不是”上。


这一切都令Steve非常坐立不安,感到希望渺茫。


Sharon从后面门走进来的时候,Steve正在和婚礼蛋糕样本做斗争。五份奶油核桃蛋糕,红丝绒蛋糕,香草果酱,卡布奇诺摩卡蛋糕和开心果蛋糕。但是香草果酱糖霜总是太酸,Steve不是很满意。


“Sharon,你能帮我尝一下这个吗?”他拿着一把木勺子,在搅拌碗里不停搅拌着,一边看着烤箱上的计时器。“那对夫妻倒是没有特别说明他们想要果酱有多酸,但我总觉得应该加点柑橘什么的。”


计时器一停,Sharon就把碗从他手里抢走了,瞥了一眼黄油核桃蛋糕底层。我到底把烤箱手套放在哪了?Steve这么想着,四处翻找着。


“我觉得挺不错的。”Sharon说,咂巴了一下嘴巴,“这是血橙吗?”


“没错,我在最后一秒改了主意。”他找到了那个手套,打开了烤箱的门,热喷喷的香气涌出来扑了他一脸。


“好主意,还有,”她说,“外面有个叫Bucky的找你。”


Steve手上的托盘差点掉了下来。Sharon整个人都像放光了一样,她开心地咧开嘴笑着,从围裙口袋里拿出一条毛巾:“把那个给我,我会搞定的。你,去把他搞定。”她用脚蹭着他,让Steve差点绊了一脚。他在备餐间通向店面的门前停了下来。


Steve真讨厌自己现在这一副停下来理头发的样子,尽管他知道这可能没什么用。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上还带着那幅粉色小碎花手套。这不是第一次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Steve非常确定宇宙在试图告诉他些什么。


 


Bucky倚在柜台上,手里拿着半个三明治,正在跟Peggy聊着天。他的头上架着一副太阳眼镜,深色的头发向后梳去,露出光洁的额头。这是个炎热的午后,他穿着和那天一样的牛仔裤,但是换了一件黑色的T恤,没给人留下什么想象的空间。他对Peggy说的话令两个人都大笑了起来。他看着她的样子,慵懒自信里带着些挑逗。Steve真的非常想要消失,重新回到厨房里去。


“够久的啊,”但是Bucky注意到了Steve的出现,站直了身体朝他挥了挥手,“嗨。”


“嗨,你又来了啊。”Steve打着招呼,陈述着这显而易见的事实,在脑子里踹了自己一脚。


“伙计,就算你再努力也没办法让我离开这里。”Steve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他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起来。Bucky温柔地笑了。


“你这的女孩可真赞,”Bucky继续说道,举起了手上的三明治,“我得说,这个牛肉三明治让我的膝盖都有点软了。”


“你尽情地夸我吧,但是记得你还是得付钱哦。”Peggy开玩笑地回了一句,越过Steve,为涌进来的顾客点单去了,留下他和Bucky两个人在柜台前。


Steve觉得自己有点笨手笨脚,这非常不对劲。他感觉之前那种轻松的气氛慢慢不见了。从理智上来说,Steve知道Peggy不会公然和她一直喋喋不休于他终于遇上的男人调情,但是他同时也意识到,尽管他觉得他们好像已经认识对方有几十年那么久了,他其实根本不了解Bucky。


Bucky在柜台前的高脚凳上坐了下来,左右摇晃着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没有那些粉红色,我差点没认出你来了。”他开口说道,自顾自笑了一下,把Steve从他内心的纠结里拽了出来。后者花了一会儿才消化了这句话,绽开了一抹笑容。


“混球。”他摇了摇头。


“喂,那很好看,没有恶意。”Bucky开着玩笑。Steve感觉那堵大坝裂开了,一切又重新各归各位,变得轻松随意了起来。


突然,一阵铃声响了起来,Bucky愣了一会儿,才接起了电话,用口型向Steve说了声抱歉。“喂?我不在公司,我有显示来电者……我在解决午饭,因为某些人喜欢不断提醒我,说我离不开咖啡和麦提莎(*其实就是麦丽素),”Bucky宠溺地笑了笑,眼睛周围因为电话那头的人眯了起来。Steve觉得自己需要做点什么来保持忙碌,“我应该因为你这句话炒了你……是的,你说的没错。我会死的。”


Steve在捣鼓着搅拌器给自己做芒果冰沙的时候,看到Peggy朝他这边看了过来。他让机器的旋转声音淹没了那对话声。


“……我有一百万零一件事要——上帝啊,好的,我等下就过去。没错,很多很多伏特加。好的,好的,拜拜。”Bucky挂断了电话,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回了包里那一片乱七八糟的东西里。


“天堂的烦恼(*也暗指情侣之间的争吵)?”Steve说,挤了点微笑出来,掩盖唇边快藏不住的难过。他当然不可能是单身。看看他的样子。


Bucky把手肘靠在柜台上。“我可不认为那是什么天堂。说是在地狱里的另一天还差不多。”这句明显的玩笑话让Steve往塑料杯里倒鲜亮液体混合物的动作慢了下来。他喜欢这个男人。如果他愿意对自己更坦诚一点的话,他几乎为他神魂颠倒了。但是听他这么说他的伴侣,有些不对。


“女朋友?”他试探道。


Bucky笑得像只柴郡猫,歪了歪头。“不。也不是男朋友,就只是一个自作聪明的同事。”他停了一秒钟,“你会钓鱼吗?你看起来像是会钓鱼的样子。”


“钓鱼?”Steve重复了一遍,这回他真的感到有些困惑了,但心里却默默地因为确认了这个事实而欢呼雀跃着。他将吸管透过杯盖戳了进去,大口喝了起来。


“没错。钓鱼。就是想看看我是不是有空。我有空,顺便说一句。如果你感兴趣的话。”Bucky说,就好像他刚才没有颠覆Steve脚下的地面一样。Steve差点被冰沙呛到了。这让Bucky的眼睛又像刚才一样眯了起来,Steve因为他直直看过来的眼神而胸腔一紧。他那个样子就好像Steve是什么特别有趣的东西,就好像他们正在分享着一个Steve还不知情的无声的笑话。


他放下了杯子:“如果我感兴趣呢?”


Bucky含糊地哼哼了一声,那声音永远也无法令Steve压下小腹涌起的热流。这个男人可以如此剧烈地搅动Steve的情绪,令他既骚动不安,又兴奋不已,让他头晕目眩。Steve不知道他的样子看起来是不是和心里的感受一样明显。他不知道Bucky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受。


“那我就要问你这周六有什么安排了?”他碰了碰桌上的那杯冰沙,尝了一口,“我可以也要一杯这个带走吗?外面热得要死。”


Steve笑了,当他们挨得近一些的时候,他就会发现自己在微笑:“当然可以。”


但是——


Steve觉得自己的心沉了下去。他还有那个Croquembouche的订单,那个得周六晚上就开始做,更别说那天下午还有Peggy侄子的生日party要准备。蛋糕店那天会关门半天。


 “实际上,”Steve开口道,Bucky的笑容垮了下来,他已经把黑莓手机从包里的那团深渊里拿了出来,“那天我还有个订单,我只有那天有空做。”


“你要做什么呢?”Bucky小心翼翼地问道,把冰沙放回到桌子上,很认真地盯着它看。Steve不记得曾看到过Bucky的这个表情,全然没有了那种明亮带着些挑逗的神情。


“一个法式婚礼蛋糕,时间真的非常紧。叫作 Croquembouche?它看起来就和它的名字一样令人困惑。”


“哦。”


Steve真实地感受到了他人生里最严重的鞭笞。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但是我们可以想出办法来的。”他快速地补救,希望自己听起来不会像心里感受到的那么迫切,“我最近的日程已经很不苛刻了。你应该看看我以前的日程,”Steve笑了起来,希望能消散些奇怪的紧绷气氛,“我发誓我那时甚至有好几天完全没时间睡觉。那简直是冷酷无情。”


Bucky也跟着笑了几声,但那笑意并没有抵达他的眼底,他还是盯着那杯芒果冰沙看着,杯侧已经开始凝结出一层小水滴了。


“我是说……如果你还——”


“当然,相信我,毫无疑问。”Bucky突然开口打断了他,又找回了他那像是西装一样套在外面的强势。Steve还真想看他穿西装的样子。他开始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嘴里不时嘟囔着,咒骂着什么。他咬着嘴唇的样子让Steve的眼睛都看直了。最后他终于弄出了结果。


“我下下个星期二从早上8点到中午有空。”就好像他已经竭尽所能了。Steve在心里默默算着,那还有12天。


“可以。”Steve真心有些好奇,也奇怪为什么这之前都没有被提起来过,“那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Bucky在他手机上按了几个键,过了一会儿才像是才想起来一样回答他:“我开了一个公司。差不多。”他抬起头,咧开嘴笑了,对冰沙点了点头,“快点,那个冰沙可不会自己做出来,Steve。“


 


-----


剩下的一天里,Steve不停地瞥着手机里存在Bucky这个名字下的那个号码。


晚上,在和Sam看电影的时候,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Bucky 9:31pm: 你最好把这个号码存下来了。我一般不给别人的。


Steve因为这个玩笑而微微发笑。


Steve Rogers 9:35pm: 你已经在列表里了。


Bucky 9:36pm: 我很荣幸。


Steve Rogers 9:38pm: 你当然应该感到荣幸。那是一个非常长的列表。


Bucky 9:41pm: 该死的,Steve,我怎么没看出你还有这套。


Steve大笑了起来,Sam从沙发那边看了他一眼,电影的声音像一个空灵的背景音。


Steve Rogers 9:41pm: 混球。


Bucky 9:44pm: 哦,拜托,就好像你自己不是一样的。我已经看透你了,爱模仿人的Mr. Rogers。


Bucky 9:44pm: 你懂吗? Mr. Rogers Mr. Rogers?


Steve Rogers 9:45pm: 真好笑。就好像我之前没听过这个一样。


Bucky 9:47pm: 混蛋 :o)


“如果你是在给你那个性感的男朋友发色情短信的话,你可以回自己房间去。”Sam说,等电视里的爆炸声减弱后,把声音开得更响了些。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Steve说,淡定地把手机塞回自己的口袋里,但他脸上的笑容背叛了他,他的笑容表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内容。


“当然,伙计,随你怎么说。”


 


-----


事情是这样的,Bucky并不是Steve的男朋友。他不是——说真的,Sam,别再说了——虽然Sam和Sharon总是在他们一起出去玩的晚上,取笑他口袋里不停震动的手机。但说实话,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姓什么,而且他们也根本没有出去约会过。或者,至少Steve没觉得他们是在约会。


在Steve星期六把给Peggy侄子的生日蛋糕完成后,Bucky就开始例行来店里,平均每隔一天,或者说,至少每隔一天来一次。那些他没办法来的时候,他也一定会给Steve发短信告诉他。就好像是在为无法从他的日程里挤出那么一小时给Steve而感到抱歉。也不是说Steve会责怪他,毕竟他自己的日程也有时候难以预测。


星期天是蛋糕店一个星期里最忙的一天,Bucky那天早上7点就来了,聪明地避开了中午的人潮。外面太阳并不大,但他还是戴了一副太阳眼镜。店里只有两个客人,并且他们已经准备出门去街对面的停车场了。


“宿醉?”Steve说,算作是打招呼了。Bucky坐上吧台前他的老位置,他今天穿着一件带兜帽的衣服,外面套着一件深蓝色的法兰绒上衣。


“还醉着呢,我猜。”他说,“快点拿咖啡因来淹没我。”他把眼镜摘了下来,露出一双有点红的眼睛。Steve见过他这样的眼睛,他在给一个三胞胎生日party做提拉米苏蛋糕(顺便说一句,他们全都对坚果过敏)的时候从镜子里看到过。


“我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你的毒贩子呢?”Steve开着玩笑。


他听到Bucky喷出一阵笑,他转过身把杯子递给他的时候,Bucky已经把头放在冰凉的白色桌面上了。


“如果你要是敢流口水的话,我就把你赶出去!”Bucky朝他比了个中指,Steve暗觉好笑,“我猜唯一能让你起来的原因是——"Steve迟疑了一下,把杯子放了下来,”——工作。“


Bucky闻到咖啡的香味,抬起了头,用手环住了杯子,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那会把他的嘴巴烫伤的,Steve不止一次这么想到。Bucky坐直了身体,用手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把它们弄得更乱了。“相信我,伙计,我宁愿躺在床上,但是,”他扮了个鬼脸,“使命召唤什么的。”


“你什么时候要走?”Steve问他,他还是不知道Bucky开的是什么公司,但他也不想逼他。


“实际上,我本来都不应该来这儿的,但是,”他耸了耸肩,甚至是有些羞涩地瞥了Steve一眼。Steve可以听得到他没说出来的“但是我想要见见你”。他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但是,我要在20分钟内——”


“Bucky!”


他抬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笑了起来,微微皱起了脸:“喂,我还宿醉着呢,记得吗?小声点。马上就有车来接我了。”


这个男人迟早会把我弄死的,Steve这么想着,操,这么想想都让他觉得很愉快。“早上要这么早起来工作,昨天晚上还玩得那么迟。”Steve嘲讽他,咧开嘴笑着双手叉着腰,“我肯定会很讨厌看到你在大学里的样子。”


Bucky又喝了一口咖啡,喃喃道:“我也讨厌。”


3分钟之后,车来了,Bucky的铃声响了起来。Steve在他冲着他挥手再见的时候,才迟钝地注意到这和他之前用的那个黑莓手机不是同一个。


 


-----


星期二,Bucky在Steve休息前5分钟走了进来。Steve怀疑地看了一眼Peggy,后者就只是冲他笑着问“干嘛?”,然后就去把发酵好的面包放进收银台后的烤箱里了。说真的,他有抱怨什么吗?


Steve在Bucky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后者冲他挑了挑眉毛算作打招呼。Steve把系在腰间的围裙解了下来。今天事情真多,他还是没能决定到底是给Sam的烘焙热卖会做酥皮南瓜还是酥皮牛奶巧克力。


“该死的,这可真难决定。”Bucky说,他今天没有带着他那总是鼓囊囊的公文包。他没看到他带着包。他今天穿着一件牛仔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T恤,腿上套了一条颜色更深点的牛仔裤。“如果要是能有一个朋友给我尝一尝样品,肯定能让我更好地做出选择。”他语调夸张地说,调皮地挑了挑眉毛,那总能逗得Steve发笑。这是另外一件Bucky学到的关于他的事。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Steve干巴巴地回答,Bucky仰起头不停地笑着。


他们聊了整整一个小时。Steve发现他们以前在布鲁克林住的地方离彼此很近。Bucky中学的名字听起来很熟悉,但是Steve也没听说附近有谁是那个学校的,看来也不算太近。他们都认为Leone餐厅有着最棒的披萨,Bucky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在发光:哇哦,我打赌我肯定跟你擦肩而过有一百次了。那里的小牛肉三明治简直要人命!我他妈的太爱那个地方了。这可真是疯狂不是吗?


到目前为止,Steve了解到的Bucky:


1) Bucky能说流利的俄语,德语,法语和罗马尼亚语(“我小时候常常去旅行。”他微微耸了耸肩这么说道)。当他喝醉酒的时候,他会不停地讲罗马尼亚语。Steve可真希望有机会看看他那个样子。他想象着Bucky一口把酒饮尽,嘴唇因为罗马尼亚语而弯出柔软的曲线,他压下自己心里想让他用法语讲点什么的冲动。他知道Bucky——有趣的是,他如此迅速地就了解了这个男人,他觉得这种感觉都已经深入到骨子里去了——他可能会说一个什么骂人的话,或者什么超级滑稽好笑的话。


2) 他最喜欢伏特加。但其实除了黑朗姆和太甜的酒,他几乎什么酒都喝。他还喜欢偶尔尝尝大都会鸡尾酒。


i) (“我真的要和你拉钩吗——Buck,我不想——你这是在噘嘴吗?你今年几岁?“)


3) 他一个人住,在大概离Steve家半个小时车程地方,毫不意外在比较富裕的那片区域。他还有个妹妹在学天体物理。(他谈起这个的时候,双手在空中打了个引号,因为显然“我引用她的原话:我可没这个时间跟你坐下来好好解释一下这个我以此为生,十分复杂的话题,在你总是会睡过去的情况下。她完全是在说谎——”


“她当然是在撒谎,Buck。”)


i) 他的父母已经退休了,从他们寄回来的最后一张明信片来看,现在正在意大利南部的什么地方旅游。


4) 他的身上显然有一处刺青,但Steve问他的时候,他却不肯告诉他那刺青是在什么地方,就只是冲他眨了眨眼睛。Steve把脸埋在了掌心里。


5) 比起蛋糕,他更喜欢派。尤其是苹果派。但是他最喜欢的糕点口味是柠檬,这个Steve已经知道了,鉴于最近店里柠檬方砖失踪的次数比较频繁。


i) 当Steve这么说的时候,Bucky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 


ii) 但是巧克力战胜了一切。永远如此。(Steve对这个观点深表认同,换来对方一个习惯性的挑眉和俏皮的笑容,就好像他正在竭力压下马上就要蹦出来的大笑。“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喜欢香草的人。”Steve弹着吸管,溅了点他的苏打水到Bucky身上,后者大笑了起来。)


Bucky也知道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他现在知道了Steve是家里的独生子,虽然他的父母都不在了,但日子还算过得去,他现在和一个朋友住在一起。他知道了这家蛋糕店是Steve的骄傲和快乐,是他白手起家一手创造出来的。他知道了Steve对历史的痴迷,知道他从小就喜欢画画,但现在只是把它当作一种爱好。Bucky让Steve答应下次要给他看看。这一次,这并没有让Steve觉得局促不安。他想要和Bucky分享,想要给他看看他的世界。也许这样他就真的可以也成为这其中的一部分。


当Steve最后想起来要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他的休息时间已经超出10分钟了,但是Peggy甚至都没有过来提醒他。时间过得真快。当他送Bucky到门口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傻。而当他没能鼓起勇气,只是给了对方一个再见的拥抱,而不是一个吻别时,他觉得自己更傻了。


 


----- 


“你知道的,除了我之外的每个人都见过他了,我觉得有点不高兴。”Sam从他的马提尼里挑出一个橄榄扔到了嘴里。


“我又没把他关在地下室里——谢谢。”Steve在服务生把他的食物(辣椒小扁豆和小羊排配上酸奶薄荷酱)放在他面前时对她道谢道。他得开始点点别的什么了。“而且我们并没有在约会。”


“没错。”Sam以那种他完全不赞同的语气赞同道,看着他的那盘北非小米饭配烤鸡肉和西葫芦放在了他的面前,“他又没有常常来找你,也没有把你的日程摸得一清二楚,更没有明明白白表示出对你的兴趣。他对你非常感兴趣,至少我是这么听说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生活竟然变成了你和Sharon八卦中最令人兴奋的话题。”Steve切着半熟的羊肉,“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


“还没有。还没有发生什么。我都可以听到你这话的隐含意思了,它在求你注意一下它。这可真可悲。你让我觉得很难过——”


“哇哦,看看这是谁。”


Steve抬起头,嘴巴里还有食物。他看到了一身休闲打扮的Bucky。他穿得比平常都还要来得更随意,一条黑色的运动裤,上身是一件过于紧身的NIKET恤。他的大部分头发都被头上反戴着的帽子遮住了,但那撮长长的刘海依旧垂在额头前。Steve吞咽了一下。Bucky咧开嘴笑了。


“你好啊,Buck。”Sam停止了用餐,从他的座位上回过了头。操。


“呃,”Steve开口道,真心希望Sam能对他好心一点,别在这里让他尴尬。他同时也希望他的脸上没沾上什么酸奶酱。但他还是拽过一张餐巾纸,Bucky的笑容变得更大了,几乎有点过于夸张。“我不知道你还会来这里。”


“任何一个喜欢真正的黎巴嫩菜的人都会来这里,至少我希望是这样的。”Bucky晃了晃手上拿着的外卖袋,“特辣烤牛肉卷。你点了什么?”


Steve低下头,毫无必要地扫了一眼他的盘子:“羊肉特色餐。我差不多就只点这个。”


“这个,伙计,可真可惜。”Bucky说,还是笑着看着Steve,就好像他是什么他私人的,永远也不会令他厌倦的愉快的源泉。他的眼睛扫到了Sam。


“哦,这是我的室友Sam。Sam,这是Bucky,他是——”那个一直在我脑子里打转的男人?该死的。


“——你的新朋友,我听说过一点你的事。”Sam说,他笑起来的样子就好像今天是他人生里最美妙的一天,但同时也免去了他的尴尬。他和Bucky握了握手。


“哦,真的吗?”Bucky说,他吐字的那种腔调让Steve觉得自己的脸都烧起来了,他看向Steve,“我也是。你真的是个老师吗?”


Sam收回了手:“严格来说是辅导员,但是你说的没错。”


“该死的。”


“这不是很糟糕。只除了那些很糟糕的时候。”Bucky因为这话而仰头大笑了起来。他笑得很大声。笑声相当有感染力,Steve控制不住也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好吧,虽然我真的想跟你好好聊一聊工作上的悲惨事迹,但我真的得走了。我迟点给你打电话,Steve。”他挥了挥手上的纸袋,“得让你好好开开眼界。”然后他就走了出去。


Sam转过头来看向Steve,后者正非常努力地不和他四目相对。


“别再那么盯着我看了。”


“Steve。”


“Sam。”


“我就随便说说,如果你不想承认自己对他有多痴迷的话,他就归我了。”




 


TBC




 


------


甜点时间:


黄油核桃蛋糕(butter pecan)



红丝绒蛋糕(red velvet)




香草果酱(vanilla marmalade)




卡布奇诺摩卡蛋糕(cappuccino mocha)




开心果奶油蛋糕(pistachio cream)




宝塔焦糖奶油松饼(Croquembouche)



柠檬方砖(lemon bar)



 




*Hungry Man是速冻食品系列的名字,有各种口味,大概长这样:


 






评论

热度(101)

  1. 花泽Joan 转载了此文字